必发888官网登录

“民族大业”微信群洗脑 导演“兆亿”骗局 组图

作者:窦痦时    发布时间:2019-04-15 11:20:00    

‌‌“民族大业‌‌”组织者以发‌‌“兆亿善款‌‌”诱骗老年人家庭信息,家属组建‌‌“解救群‌‌”反洗脑 ‌‌“我就问您,去哪里报警能把我妈关监狱里‌‌”9月初,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接到一位年轻人的求助 这位老人参加过多种传销项目,如今,又陷入了‌‌“民族大业‌‌”的骗局之中声称要解冻数以兆亿元的民族海外资产,骗子为参加者许下宏愿,只需报名,保守秘密,即能获得动辄上千万的善款补助 看似简单的骗局,一些中老年人却对此深信不疑 骗子们仅仅通过微信群中的洗脑,就能让老人中邪一般,一次次交钱报上个人详细信息,甚至与家人断绝关系 在骗子们的语境里,老人们是‌‌“不穿军装的战士‌‌”、是在铸造抵御外敌的‌‌“经济长城‌‌”,是在为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添砖加瓦 相比于传统的传销洗脑,民族大业骗局在微信群中的洗脑隐蔽性强,对外界的屏蔽能力也更强大 无奈之下,家属们组建‌‌“解救群‌‌”,想尽办法拯救陷入骗局的父母家人潜入‌‌“民族大业‌‌”群中突然‌‌“炸群‌‌”,自制国家打击民族大业骗局的文件,冒充群主身份‌‌“唱双簧‌‌”揭秘骗局……形成一场场至亲之间的反洗脑攻防战 微信上的‌‌“民族大业‌‌” 交82元,可获1000万‌‌“民族资产解冻大业‌‌”号称可分兆亿元皇家资产 今年三月,朱敏(化名)发现年逾60的母亲有些不太对劲,平日里并不怎么用手机的老人,开始频繁玩微信,微信的头像换成了一张红底证件照 大学生王瑶(化名)也发现,自己的母亲变得神神秘秘,就好像谍战片里的人物,拿着手机躲躲闪闪,不但加了锁屏密码,有时洗澡都要带着 家人们悄悄发现,老人保守的秘密,源自手机里一个名为‌‌“和谐爱国8群‌‌”的微信群这是什么群老人不愿意说,‌‌“群里有规定,不能跟别人说‌‌” 朱敏无法理解,自己在亲生母亲的口中,怎么就成了‌‌“别人‌‌”直到有一天,母亲问起了她的银行卡号和身份证号,老人告诉他,这是要报单(在群里填写详细个人信息)‌‌“报个名儿,将来就能领钱‌‌” 一番追问下,老母亲开始给她上课,讲起自己正在参与的‌‌“民族大业‌‌”简单说来,这一项‌‌“分钱‌‌”的事业,发放总额数以兆亿计,这些钱来自历朝历代的老祖宗秘密存在海外多国的皇家资产,要发给那些有责任有担当、充满正能量的爱国人士,每人可以拿到数百万元 而想要得到这笔‌‌“善款‌‌”的方法,就是在群内‌‌“报单‌‌”,交一点材料费或者手续费,就可以领钱比如对方称,一个项目要交8.69元手续费,善款批下来后参加者每月都会有2000元的生活费甚至,只要交82元办理会员认证,就有可能获得一千万元扶助金 为了一探究竟,朱敏决定进群看看刚一加入,群友们的热情吓了她一跳‌‌“欢迎家人进群‌‌”清一色的红底证件照头像跳出给他送‌‌“花‌‌” 群里已接近500人的上限,而所有人的名称也都有讲究,由一个四位数编号打头,后面跟着的是姓名、电话和推荐人,并且绝大多数都是中老年人 成了自己人,母亲也不再对她藏着掖着很快,有管理员发来一些学习资料,当中的承诺书中写着:不准给没有参与善款的人透露资金来源;任何关于民族资产的资料不许外传,如不遵守还有可能被移交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朱敏一下子明白了为何母亲之前对自己守口如瓶 公开搜集银行卡号开户行 梦想一夜暴富的老人,疯狂拉儿女入群,随意曝光家人银行卡号甚至密码 和朱敏一样,不少民族大业受害者家属们都有被洗脑的经历,迫切希望一夜暴富的老人们觉得,有这样的好机会,应该让全家人都参加 多名家属称,自己的父母是被同事、朋友拉入局,而不少老人此前就经历过直销、传销类的理财骗局通过已加入成员的熟人圈,‌‌“民族大业‌‌”传播迅速,实际参加人数难以计数 来自上海的牛喆(化名)说,自己被父母拉进了10来个群,这些群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成员们来自全国各地 在群里,最重要的活动就是报单朱敏记得,刚开始时,报单多为免费项目,如只需报上姓名、身份证号、卡号和开户行,甚至银行密码等信息一个声称发善款50万免费项目报单表上,即有超过6000人交上了自己的隐私信息 而慢慢的,收费的报单越来越多,款项多为材料费、手续费等名义收取 每当要报单时,介绍人(上线)都会拉一个小群,催促自己的下线交钱这些报单费一般通过微信转账上缴,一旦交完钱,用来催单的小群也随之解散 以上述8.69元的报单费计算,仅一个400人的群即要上缴近3500元家属们称,类似的报单每个月会有十几次,并时刻允诺,每项报单都有相应的巨额善款发放,如果不报,则面临出局 老人们会通过同样的形式交上百元乃至数千元的报单费,据记者统计,仅这一个400人的微信传销群,一个月报单费就达五六万元不但如此,有时,为了让子女也跟着分到钱,老人们还会为他们垫付报单费,据朱敏等受害者家属介绍,老人们投入的资金均已过万元 虽然老人们每次交的钱并不多,但汇集到骗子们手中,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9月14日,安徽淮南市大通区检察院批准逮捕以‌‌“民族资产解冻‌‌”等项目涉嫌诈骗的18名犯罪嫌疑人案件涉及30多个省、市,上万名受害人,涉案金额一亿多元 事实上,老人们从来没见到过任何善款,而报单的钱最终落入谁人之手,没有老人知道 今年8月,央视又报道了一起类似的民族大业骗局,黑龙江齐齐哈尔警方认定,这是一起典型的恶性电信诈骗案件当地一名既是组织者,又是受害者的58岁退休女工,将钱汇款给了所谓的守护资产的老人 警方调查发现,诈骗电话使用地和收取诈骗款的银行账户交易地点都在广西百色通过银行的监控录像,警方发现取钱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在百色市区外的一处深山守了四天四夜后,终于将五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据报道,犯罪嫌疑人在本子上登记了两千多个被骗群众的个人信息,来自多个省份嫌疑人称,还有很多从事‌‌“民族大业‌‌”诈骗,而有的人已经跑了几十年,之前他们经常共享全国各地的被骗人员信息 线上洗脑困局 背后操盘者此前系传销分子,专给老人线上洗脑,高级群收费过万         事实上,民族大业已是一个流传多年的骗局,此前,骗子们多活动在线下,持各色假证件、银行清单瞄准受害人当面行骗,而现在,借助便捷的网络通信手段,不法分子可以足不出户,在线上即可大面积洗脑 新京报记者观察到,在老人们加入的微信群中,几乎都是半军事化的管理模式,每人的头像、昵称制式相同,并有严格的作息时间,每天早晨,管理员在群中发起床号,成员们在规定时间内签到,随后开始升国旗仪式 群里规定,普通成员不得随意说话、拉人入群洗脑也更加立体化,群里的电子文档、MP3讲课录音、PS的国家领导人主持善款发放会议的照片层出不穷 每到晚上,有专人组织讲课学习,讲师通过微信语音,声情并茂地讲着与爱国、机遇、成功等有关的小故事,讲完后专人组织谈感受接下来的联欢时间,群友们争相一展歌喉,点开连续发出的语音消息,多首歌声便交错飘出手机 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称,微信的传播速度快,不受地域限制,图文音视频的多媒体传播也让洗脑变得更加便捷据他了解,民族大业骗局的很多操盘手都是以前的传销分子,这些人常打着国家的旗号,利用老人们的爱国热情行骗,用各种不断名义骗取‌‌“小钱‌‌”,并且只是通过一对一的转账,骗术更隐蔽 而且,‌‌“民族大业‌‌”骗局组织严密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现有的‌‌“民族大业‌‌”骗子组织从上到下分为大总管、地区负责人,大组长、小组长,以及招纳的会员,微群则分为收费较低的基础会员入门群,之后是收费高达几千、上万元的项目群,再高级还有一些群主和管理层才能进入的管理群 一名来自吉林的家属沈东(化名)介绍,他病退在家的妻子被家乡当地的一名社会闲散人员洗脑,这名上线指示他的妻子建群发展成员,提供所有的学习材料和报单要求 从今年三月至今,沈东的妻子挖掘自己的亲戚朋友圈,一共发展了上百人的群群中有报单员、会计、讲师等等职位,这些更高级的管理人员,通常都能说会道,在管理群中,他们又被忽悠报名收费更高的大项目沈东说,妻子本身也是受害者,收来的报单费和名单,也都会如数交给上线,自己并不会有截留 对于传统的传销洗脑,民间反传销团队最多用几天的时间就能为受害者反洗脑,而对于每天都能接到的民族大业家属求助,李旭却有些无能为力,民族大业不属于典型的投资分红传销,难以通过经济常识来反驳,老人们本身的固执也使得他们很难听进劝阻 李旭觉得,对于类似的线上骗局和传销,最根源的解决办法还是需要警方的打击,同时,他还希望微信能和反传销等组织合作,加快骗局微信群和公众号的辨别和查封进度 至亲间的洗脑攻防战 家属组团‌‌“炸群‌‌”,惹怒老人,声称‌‌“断绝母女关系‌‌” 作为儿女,朱敏和其他家属们一样,很快就质疑起了父母所从事的民族大业,大家上网搜索,得到的结果印证了他们的猜测:民族大业被大量法治报道提及,是一个存在了多年的骗局 把报道发给父母们看,让他们感到崩溃的是,面对主流媒体的负面报道,老人们根本不相信,似乎已经被打了预防针 ‌‌“她说那些都是打着民族大业旗号的骗子,全国100个民族大业里面只有一两个是真的,自己所在的才是正源‌‌” 让家属们更惊愕的是,还有的老人被告知,民族大业是国家的秘密行为,是要藏富于民,筑起抵御外敌的经济长城,国家只能正面打击掩人耳目,再从侧面扶持,那些被抓的大业领导人,其实都已经被秘密保护起来 ‌‌“有人被抓,但我们的群还在正常活动啊‌‌”负面案例甚至会让老人们更加相信自己所从事民族大业的真实性在这种逻辑下,家属们第一回合的反洗脑几乎没有效果 而在老人们加入的群里,骗子们的洗脑正在变本加厉,家属们经常可以见到各类假冒的红头文件及任命状,其中‌‌“国务院办公厅‌‌”、‌‌“民族资产最高管理委员会‌‌”等最为常见,事实上,后者根本就是一个不存在的单位 家属们质疑这些从来没被报道过机构、文件和政策,也都会被老人们以国家秘密行为,不会对外公开来解释 子女的悉心劝阻,换来的却是亲情的裂痕和信任危机,老人们在精神上好像被绑架了,不再相信子女亲朋,所有规劝自己的人,都成了敌人 云南的高萌(化名)因此寒心,之前,父亲会每天打电话嘘寒问暖,但当她阻止父亲继续报单之后,老人半个月没再理她‌‌“今天倒是来了信息,居然说是群编号改了,让我改下昵称‌‌” 面对无法被说服的家人,王瑶决定去群里大闹她把自己的几位好友快速拉进群,几个人将网上找来的报道发到群里,一边劝说群里受骗的老人们醒悟,一边大骂群主 他们很快被踢出群,‌‌“后来她像疯了似的,说我不想让她发财,说我丧良心,非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 ‌‌“炸群‌‌”的方法,家属们几乎都用过,约好时间,由一个人快速拉其他人进去,有时为了泄愤,大家会从网上找来刷屏信息和代码,十几个人在群里狂发信息,试图让不断弹出的微信信息卡住受骗者的手机,最终造成死机的效果 但往往这样的‌‌“破坏‌‌”只能持续几分钟,炸群突击队很快被群主挨个踢出,群主反而会发出通知:这些人是被日美间谍洗脑的破坏分子,大家以后介绍成员要谨慎,而民族资产,最终只有那些信念坚定、经得起考验的人才能拿到几次尝试之后,家属们发现,炸群没什么用,反而让受骗者们更加团结 至此,又一回合的较量中,家属们再次落败 几番攻防下来,家属们逐渐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外界的负面信息,均会被骗子以国家秘密、敌国破坏、冒牌名族大业化解于是,有人想出一招,以‌‌“正统‌‌”民族大业的立场来揭穿伪民族大业 在家属们组成的讨论群里,有人发出了一张名为‌‌“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严正声明‌‌”的文件,内文里写着,群里的上级领导人已经私吞巨款,叛逃出国,群友们尽快去各地公安机关报案文件落款处,还盖有‌‌“民族资产解冻委员会‌‌”的公章 这个方法似乎有用,一位家属将上述文件发到卧底的大业群,称‌‌“群主私吞报单款,总部震怒‌‌”不到一会儿的功夫,群里有3个人加了他,让他哭笑不得的是,3个人的问题大同小异,‌‌“你进去真的大业群了吗能不能也拉我进群‌‌” 似乎已经想尽了各种办法,现实中的父母们依然对民族大业深信不疑,朱敏的母亲甚至不再接她的电话,因为女儿的苹果手机可能会被间谍监控,影响到自己拿善款朱敏无奈又懊恼,‌‌“除非哪天他们的群主真的跑了或者被抓了,她才可能醒悟吧‌‌” 骗术之一高额回报诱饵 100万、500万、1000万,在民族资产解冻大业骗局中,不用交钱,或是只需交一点会员费,就能拿到巨额回报 骗术之二组织化管理 在民族资产解冻大业骗局里,骗子组织严密,有大总管、地区负责人,大组长、小组长,以及招纳的会员,微群则分为收费较低的基础会员入门群,之后是收费高达几千的项目群,再高级还有一些群主和管理层才能进入的管理群而这些微信群还分有报名、财务、宣传培训、升旗手等多个岗位 骗术之三冒充权威伪造公文 在每一起民族资产解冻大业诈骗案件里,都有很多伪造政府文件,一些中央机构的会议照片也会被PS成与民族大业有关的会议照片 骗术之四贼喊捉贼 一些诈骗微信群里的骨干成员在群里声称,被警方查办的都是假借‌‌“民族资产解冻大业‌‌”名义行骗,而他们自己是真正的‌‌“民族资产解冻大业‌‌”有功人员,是受到保护的如此‌‌“贼喊捉贼‌‌”,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